燎-liao

佛系写手,极度孩厨,吹崽达人,文笔就那样(头像是自设,自家西皮画的)脑洞收集处

孤独与爱慕

* 爽文,无逻辑,没剧情,写着爽就行
* 甜的
* 佛系更新,可能不更

第二章
昨天晚上的运气不错,瑞奇抓到一只个头不小的灵兽,灵兽的肉很好吃而且皮和骨头能买个不错的价钱,于是第二天一大早瑞奇就扛着剩下的兽皮兽骨去了城镇,一路上哼着轻快的小曲,看起来格外开心
掂量着久违鼓起来的钱袋子,瑞奇满意的点点头,有了钱他就能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然后躺在软和的床上美美的睡一觉,光是想想就非常惬意,眯了眯眼,瑞奇决定去先买些必需品
怀里抱着纸袋,一个一个细数着买到的香料和打火石,确认没有其他想要的东西之后,瑞奇就打算找家旅店住几天,可他没想到这眼一瞟就让他再次回归贫穷
“老板,你这枚蛋买多少?”看似随意的指了下放在角落里巴掌大的蛋,只有瑞奇知道自己究竟是有多想要得到那枚看似不起眼的蛋,数数自己还剩下的钱,瑞奇预想着怎么拿下
“二十枚金币”正在阅读今天的报纸,老板听见询问就顺口说了个价格,也不看对方问的是什么
“老板你也太黑心了吧,一枚那么破还看不出品种的魔兽蛋你卖那么贵,你想想要不是我偶然间路过,偶然间看到,偶然间想养魔兽了,还有谁会问那枚蛋的价格,你看它都落灰了,想必很长时间没卖出去了吧”见老板没太大兴趣,瑞奇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立马打开话匣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对吧,这位老板,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看……”
“行!打住!你说多少”为了阻止瑞奇继续说这些乱七八糟有没有用的废话,老板放下手里的报纸打断了瑞奇的话
见打扰成功,瑞奇笑着伸出五根手指“五枚金币”
“五!枚金币,你没开玩笑吧”
转而收回四指,留下的食指左右摇摇,“哎~老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看生意人总不能放着买卖不做对不对,就像刚才我说的,那枚蛋指不定还不到五枚金币呢,对不…”
“行,可以,五枚金币是吧,拿走”
“老板真是爽快”递过五枚金币,又顺手接过魔兽蛋,瑞奇满意的笑笑“交易愉快,有缘再会啊老板”
“别,我可不想再见到你”
…………
之后瑞奇用剩下的两枚银币买了两个瓷碗和小旅店的三天生活
坐在并不软的床上,瑞奇盯着摆在自己面前现有的全部家当,一枚蛋,一包香料几块打火石,两个瓷碗,五枚铜币还有跟了自己老久的一把匕首,紧紧盯着五枚亮闪闪的铜币,瑞奇恨不得它们能变成金闪闪的,最后只能叹口气,装起铜币“还能撑几天”
收拾收拾床上的东西,瑞奇把视线落在了这枚本应该绝迹了的龙蛋上
是的,龙蛋,一位优秀的龙骑士能够分辨出龙族的气息,虽然非常微弱,但他能感觉到属于龙族的魔力,有点怀念,抬手抚上蛋壳,表面粗糙却一点也不让瑞奇觉得难受“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样的小家伙”
要让龙蛋成功孵化,必定需要不少的灵力和魔力,像这种偏远的小城镇哪来的灵力魔力,还有他也不会抱着一枚蛋到处跑,太过危险,所以现在最直接最快捷的方法就是用他的血和魔力,万物皆有灵,其间心头血灵气最为旺盛
拿出之前买好的瓷碗,瑞奇估摸着三天的时间够不够,随后拿着匕首在手腕上划了一道不浅的口子,只是一瞬富含着灵力的鲜血便接连涌出,没多久就装满了整个瓷碗,当然这不全是心头血,等接满了一整碗,瑞奇才用魔法把伤口治好,其间眉头未皱一次,像是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挠挠头,瑞奇用食指沾着瓷碗里的血在桌上画起魔法阵,圆形的阵法内包含着各种繁琐又复杂的咒文,在瑞奇的手里没多久就完成了绘制
之后只要把蛋放到正中,然后输入魔力就可以,虽说着简单,但持续输入魔力是个难事,魔力的输出量必须保持在一条直线,不能高也不能低
暗暗在心里说了一句麻烦,瑞奇还是抬起手放在蛋上,开始漫长的孵蛋时间,如果运气好,明天就能成功,运气不好,那再说吧
……………
忙活了一晚上,直到天边出现鱼肚白,瑞奇才停下,看了眼桌上变空的瓷碗和安安静静立着的龙蛋,打了个哈欠,直接倒在床上睡去,倒下前似乎还把什么东西拦到怀里了
算了,困
因为体内缺少的血液和魔力,这一觉瑞奇睡得很熟,直到午后三更近傍晚的时候才悠悠转醒,下意识摸摸怀里的东西,圆圆的还有些粗糙“嗯…什么…?”
等视线恢复,瑞奇才看到自己怀里抱着的是那枚龙蛋“嗯,早啊,小家伙”低头亲了一下蛋壳,瑞奇才将龙蛋放到床上,揉揉眼起身才发现已经傍晚,随后摸摸肚子“怪不得有些饿了”
去旅店周围的小餐馆买了几块面饼,边走边掂着手机只剩的四枚铜币,瑞奇想着是不是应该出去弄点东西回来换点钱了

孤独与爱慕

* 爽文,无逻辑,没剧情,写着爽就行
* 甜的
* 佛系更新,可能不更

第一章
‘你永远只能是孤独的’
脑海里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唯有这一句话格外的清楚,听不清却能清楚的理解它的意思
‘孤独?’
他为什么只能是孤独的?没有谁会回答他
头脑中一次次闪过的这句话让他从一开始的疑惑到麻木再到理所当然
‘是的,我只能是孤独的’
…………
随着龙族的没落和隐迹,龙骑士这一职业也逐渐被淘汰,没有任何一个魔法工会愿意花重金去聘请一个龙骑士,因为在他们眼里龙骑士没了龙就跟没了剑的剑客,没了魔法的魔法师一样派不上用场,于是龙骑士这一职业和龙族一起隐藏于世,不在露面
但也有人不愿离开,一直带着名号四处流浪
…………
摸着身上空空如也的口袋,瑞奇只能叹气,看样今晚又只能露宿了,认定今晚的归处,瑞奇吹着口哨甩着匕首走向了城市旁边通往森林的小路,路上遇见树果就摘几颗,碰到野兔就抓一只,悠闲自在极了,晃悠了许久才找到能够住的树洞
把路上顺手摘的树果和野兔放到一边,找了快石头拍拍灰尘坐了上去,掏出匕首从地上捡根看着合适的树枝一下一下削起来
吹着口哨手上的动作轻快利索,没一会就把树枝削尖,满意的看了眼自己的成果后瑞奇放下树枝,就着地上的木屑和枯叶用身上仅有的打火石点起火来
‘一个,两个,嗯,三个’心里暗暗数着从他进到森林开始就一直在跟着他的人数,生好火,瑞奇动作利落的处理起兔子,放血,剥皮去内脏,动作一气呵成,没多久火堆旁就多了个处理好的兔肉,用刚才削好的树枝穿好,插到火堆旁的土里
瑞奇蹲在火堆旁一手啃着树果一手挑着火堆,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正在烤的兔肉“可惜了,要在有点香料就更好了”
此时被香味诱惑到的三人暗暗咽了下口水,其中一人小声问到“老大,我们还不上吗”
“再等一会”
翻烤着兔肉,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瑞奇对将要烤好的兔肉多了两分期待
可还没能尝尝自己辛苦了半天的成果,瑞奇就被刚才还一直偷窥的人拿刀架在了肩头
“你最好不要动,要不……”
“好,我不动”
被打断了说话的人显得有些生气,眼角抽搐两下,稍做用力在瑞奇的脖子上留了道红印“把你身上的东西全部交出来”
“哦~给”不情愿的将手里的兔肉交了上去,恋恋不舍的看了两眼最后扭过头,眼不见心不烦,像是习惯了这种事情,瑞奇到没有表现的很慌张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全部!我说的是全部!”被瑞奇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所气到,手上的力气不自觉的加重一分,瑞奇的脖子瞬间见了红,顺着脖颈就下的血染红了粘了灰尘的衣服
“可我真的只有这个”对受了伤一件事瑞奇表示没什么,无辜的眨巴眨巴那双漆黑的眼睛,说到一半瑞奇像是想起什么似得,把别在大腿上的匕首取下放在地上“哦,对了,还有这个,两铜币买的”
强忍着想要将眼前这个‘鲨比’一刀杀死的念头,强盗头子开口道“给我搜!”
一阵搜索下来,三人发现眼前这人比他们还穷,身上除了那两件一看就知道穿了很久的衣服以外也就只有那把两铜币买的匕首比较值钱“老大,真的什么都没有”
“老大,他比我们还穷”
“这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回去啊怎么办!”
“可是今天什么都没抢到”
“磨磨蹭蹭做什么,走了,拿着肉”
“哦,哦”
无聊的掏掏耳朵,瑞奇干脆蹲在地上拾起树枝画起涂鸦来
“喂!今天算你走运,我们走!”
“嗯,慢走不送”
“………”这感觉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吐也不是咽也不是,难受极了
待三人走远,瑞奇才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挠挠头,今晚的晚餐没了,他又要去找吃的“唉,生活真困难”弯腰捡起没有被抢走的匕首,再次吹起口哨去寻找今晚的食物
摸摸颈间不在流血的伤口,再去找点药草吧

脑洞#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他记得曾经有人问过他这样一句话,记得那人深灰色的双眼平静极了
他那时并不懂那人为什么要问他,但他还是回答了
‘我会哭’
‘只是哭吗’
那人听到他的回答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失望,双眼合起,叹了口气,便没在开口同他说话
他不太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是模糊的印象里自己好像看到了红色的影子
之后的一年秋天,他和那人去看了东边山上的枫树,红色的枫叶在阳光底下很漂亮,可他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握紧身旁人的手,怕下一秒那人就会消失
事实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不好的预感是发生了,但也只是小小的扭伤,他背着对方,松了口气
下坡的路很长,路上静的能听见鸟的叫声,他分辨不出是哪种鸟的叫声,可背上的人好像知道,他听见有谁在叹气,又感觉到颈间有气息吹过,痒痒的,有些凉
待回到两人居住的地方,他让对方坐下,褪去鞋子想要去检查那人扭伤了的脚腕,仔细看去才发现那人并没有受伤,除了有些凉的体温以外
他抬起头,看见坐着的人正笑的温柔,非常温柔,他想不出别的形容词来形容那个笑,这时他才觉得有一丝违和
那人弯腰环住他的脖颈,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为什么不哭啊’
那一刻,他醒了
猛的从床上坐起,老旧的床架支撑不住突然的动作发出难听的‘吱呀’声,他慌乱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想要寻找什么
可周围除了破碎一地的玻璃和纸张,什么都没有
他,哭了,泪水不断的从眼眶流出,他紧紧握住胸前的衣料,就好像心脏被谁活生生扯下来一块似得,疼,他蜷缩着身体,不断的抽涕,凌乱了呼吸
他忘了,他忘了那人为了救他葬身在长满红叶的山峰,他忘了那人最后吻住他的唇无声的笑了,他忘了那人轻声在他耳边说一句让他厌恶的话‘忘了我吧’
他为什么忘了,凭什么忘记
握紧的双手白的发青,能感觉到有粘稠的血液染红了掌心,张开手,他好像看到自己拿了一片红色的枫叶
他笑了,低头亲吻掌心那枚血色的枫叶,缓慢的起身,去寻找他记忆里那个笑的温柔的人
嫣红的血液为他的唇添了份美艳,舔舐去唇边的红,他低声说到
‘不可能’

自设的段子
我不是善人更不是好人
习惯了面无表情的面对死亡
习惯了毫无情绪的直视鲜血
也习惯了只有一个人的孤独

lion:(抚上rain的脸颊)人死后灵魂会回归到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候,你虽未死但灵魂以消,想必你的灵魂将你留到了你最美好的时候
rain:(顿住)……哼(自嘲地笑了笑)这张脸自那时就从未变过,美好(蓝色的眸子由浅变深,最后化作一抹猩红)何以见得

很早之前的梗了(* ̄︶ ̄)

不记得是谁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
‘你的梦想是什么’
当时他毫不犹豫的微笑着回答
‘我希望我们可以变得有名’
‘为什么’
他眨了下眼,随后的笑含着些苦涩,却又充满喜悦
‘因为那样的话,就算我不在了,也会有人对他说你太棒了’
随及他摇摇头,想要再说什么却没再开口,摆摆手,离开了

脑补下的产物
rain:
从高楼的落地窗看去,处于深夜的都市也依旧繁华耀眼,远处的高楼屏幕上还播放着像是音乐的MV,大型的滚动字幕在上面晃过,一切看在眼里却丝毫不在意,扯了下颈间的领带,rain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褪去外套卷起衣袖,三两步进了厨房
隔着厨房的房间隐隐约约能够听到水流的声音,能够判断有谁在洗澡,突然水流停止,房间内穿出一道青年的声音“rain,我的衣服没拿”
似乎是习惯了这类事情,rain把正在清洗的蔬菜放到水槽里,擦干手上的水珠,走过沙发旁把搭在沙发上的衣服拿起,递给房间内的人,并小心的嘱咐了一句‘别着凉’
等到一切准备好,穿着好衣服的青年做到餐桌上,手撑着下巴看着端着餐盘的男子,眼含着笑意
一瞬间两人对上视线,那浓厚带着醇香的红酒的味道铺散开来,仿佛闻一闻就会醉
男子放下餐盘,勾了勾唇,一个简单不过的微笑却被此刻弥漫着的香味染上了邪魅的色彩,只看到那微勾的唇缓缓开合“要来杯红酒吗”

lion:
两人难得有了同时的休假,再回到家之前lion恰巧看到了今天的日期,稍稍挑了下眉,觉得这日子值得庆祝庆祝,便给对方发了条信息
lion:买点好吃的,今晚开荤怎么样
对方也回的迅速
rain:好
得到对方的回答,lion收了手机,摸摸下巴,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为之一笑,抬步向前走去
悄悄的开门,小心翼翼的走到餐桌的位置,果然看见已经做好的一桌料理,对方不在,那应该是去端菜了,lion理了理打好的领结,确认无误之后故意发出脚步声走到厨房门口
“你回来……”
抬首正好看见的是一位穿着俊俏的青年手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笑的温柔,那淡淡的清香似乎比往常的玫瑰要浓郁许多,里面好像还有些一丝丝甜甜的味道
“先生,要来一束玫瑰吗”

整理大纲的时候突然想到的qvq @我需有 理智 了解一下?

长大了我要娶哥哥做我的新娘

在盛开着栀子花的六月,清香散漫在午后阳光下的礼堂,礼堂前站着一位少年,少年难得的穿着礼服,手里紧紧攥着的花束正告诉他此刻有多紧张
少年深吸一口气,抬步走进了礼堂
礼堂不大,稍微显得有些破旧,但十分整洁
少年慢步走到礼堂正中的木桌前,放下手中紧攥着的花束,半跪下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巴掌大的盒子
盒子被打开,里面有一枚近似透明的金粉色戒指,看不出材质
“哥,我喜欢你,嫁给我好么”
意识就断在这里,少年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散了一地的红色玫瑰,其中有一张烫金的卡片,卡片上是熟悉且漂亮的字体
上面写着
【好】
少年低头,果然看见佩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胸口猛的一震,那本感受不到心跳的胸口似乎被什么冲撞着,他握紧双手,低头在带着戒指的无名指上浅浅的亲吻了一下
“哥”

@过度拥挤 又是孩子们的段子

那日夕阳落下,我给我最爱的人送去了‘晚安’

初春的风还带着些许凉意
稍稍整理下衣襟,他提着伞去了熟悉的湖边
绿景配上澈湖,美得惊人
而他的眼里沉着的只有那青灰的石碑
他轻叹着微微笑道
“又到春天了”
那笑中似乎夹杂着什么
他摘下一朵浅粉的花,拿捏着花
背靠着石碑坐下,他闭上眼
此刻的湖边安静极了
这样过了许久,他再次轻叹道
“这么静啊”
天边的云已染上橙红,他把花放到石碑前
低头轻吻了冰凉的碑面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