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liao

佛系写手,极度孩厨,吹崽达人,文笔就那样(头像是自设,自家西皮画的)脑洞收集处

是自家孩子叫若眸
爱他!

自设的段子
我不是善人更不是好人
习惯了面无表情的面对死亡
习惯了毫无情绪的直视鲜血
也习惯了只有一个人的孤独

换发型

今天的空调依旧不是很给力,正好在正午最需要凉爽空气的时候坏了,而这个时候风扇也派不上任何用处
躺在铺在客厅地板的竹席上,lion无聊的调着电视的频道却没找到一个看着有趣的节目,没有空调的都市简直烦人“呐,狼狼,别看书了来帮忙啊”
“行”合上手里的书,wolf垂眼看了下躺在地板上的lion“25?”
“可以”
………
“你就不觉得热吗,又是长发又是衬衫,还是长裤”虽然看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每到这个时候lion都会觉得对方到底热不热,不仅仅是服装还有那个几乎遮住了一半脸的刘海
“没,这个能力挺好用的”
“……羡慕…哼”假装生气的踹了几下对方的小腿,lion坐到wolf旁边抬手撩起对方过长的刘海,看了眼停留在眼角的三道抓痕,低头亲了下wolf的眼角“不挺好看的吗,为什么遮着”
“当初是不想被别人看到,后来就懒的理了”闭眼稍稍笑了笑,wolf歪头靠在了lion肩头“你要觉得这样好看,那就这样吧”
“嘿嘿,待会给我改造一下下”摸摸对方的狼头,lion异常感兴趣的垂眸笑笑
……
“对对,就是这样,别动,来合拍一个,做个纪念”
“……”

#我是欢乐胖狼狼,极度开心

莱×洛

故事说的是两个王国,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
两个王国各有一位公主,东边王国的公主美丽漂亮,十分擅长乐器,常常会在王国内最大的广场上演奏小提琴,音乐动听悦耳,每次都会有很多的人慕名而来
西边王国的公主英气洒爽,对兵器十分拿手,她时常待在王国的军队里和士兵们切磋武艺,在军队里很有威严,也会有军官来找公主讨论战术
东边王国的国王非常和蔼,他不拘束自己女儿的喜好,只希望女儿可以找一个称心的人幸福快乐的生活
而西边王国的国王就不是这样,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成天混在军队里,她应该像个女孩的样子,找一个势力强大的国家嫁过去,而公主不愿听从父王的话,在夜晚逃离了国家,独自向着东方前进
年轻漂亮的公主在一次演奏时被一位势力强大的大臣看上,想要娶公主为他的妻子,国王听了公主的话,悄悄的嘱咐公主逃离这里,等到风头过去再回来,就这样公主背着心爱的小提琴离开了国都,向着西边的小镇走去
(东边王国的公主:洛欧   西边王国的公主:莱斯)
安静的小镇也迎来的傍晚,被夕阳照着的广场水池边坐着一个女孩,女孩手拿着一把小提琴,水流声伴着小提琴的声音吸引了忙碌人们的脚步,女孩轻慢的拉动着手里的琴弓,伴着琴声用那柔和的嗓音唱着什么,人们没听懂歌词的意思,只有一人听懂了
她坐在人群的外围,斗篷遮挡住了她的面容,却能看到那朱红的唇微微勾起,女孩歌唱的是美丽的东边王国
等到广场上只剩下水流声的时候,围观的人们也都各自忙各自的活去了,只留下几个孩童围在女孩旁边说笑着什么,女孩似乎被孩子们的话逗笑了,轻轻笑了起来,可爱极了
在等广场上只坐着女孩一人的时候她走到女孩面前,蹲下身子,抬头看着女孩,尽量放柔了声音和女孩说到“我叫莱斯,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女孩眨眨那双海蓝色的大眼睛,甜甜的笑了“可以啊,我叫洛欧”女孩非常高兴,因为她还是第一次有了朋友
两人聊的非常投机,在洛欧知道莱斯其实是女生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因为在她看来莱斯比自己的哥哥们还要帅气
她们找了一个落脚的住所,坐在并不柔软的床上聊着天,她们随意的聊着各自喜欢的东西,在洛欧知道莱斯不会唱歌的时候,她亮着眼睛认真的说要教莱斯唱歌
闲暇之间洛欧总会和莱斯坐在草地上一起练习唱歌,有空的时候莱斯也会教洛欧一些简单的防身术,生活过得简单但充实的幸福
西边小镇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她的身边总跟着一位年轻的守卫,她们关系很好,常常去小镇的湖边钓鱼,去清晨的森林散步,去午后的草地唱歌
直到有一天年轻的守卫亲吻了漂亮的女孩
在离开柔软唇瓣的时候,莱斯胸口心脏跳动的声音慢慢的堆在脑海里,她紧张的握着洛欧的手,细汗从掌心冒出,沾湿了洛欧的手都不知道
“你就不和我说什么吗”
模模糊糊之间莱斯听到了女孩的声音,她垂下脑袋,深吸一口气“洛欧,我喜欢你,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洛欧看着此刻红了耳尖的莱斯悄悄的捂住对方的眼睛,轻轻笑了笑“那好,我到要看看你是怎么喜欢我的,如果让我发现你骗我,我就……嗯……不喜欢你了”
两人之间好像什么都没变,却又变了些什么
女孩很漂亮也很可爱,理所当然会有很多追求者,从前莱斯也只是站在旁边沉些脸怒视着那些男人,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会在那些没有眼见的男人接近女孩的时候亮出自己的佩剑,这时候女孩总会开心的笑笑
时间过了许久,某天洛欧收到了一封信,信中父王说一切都已经解决,可以回去王都了
想了会,洛欧跑到莱斯怀里拽着对方的头发说到“要不要和我去见见我的父亲”
“!我吗?现在?!合适吗?会不会…”
“不会不会,父亲他很随和的”起身拍拍莱斯的脑袋,顺便在对方脸颊亲了下“还是说你不敢?嗯?”
“敢”
回家的路上,渐渐往国家正中的时候莱斯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直到到了王都的大门口莱斯是准确的知道了自己的确是把这个国家的公主大人拐回家了,好像不亏
一路带着莱斯回到自己的房间,可是自己的衣服对方穿不上去,只好偷偷拿了一件哥哥的新衣服给莱斯穿
这不还没见到国王的时候王都门口就发生了什么混乱事件,人数不多但仅靠门口的几个护卫看样是不够
“我去帮忙,等我一会?”
“去吧去吧”
等到事情解决,国王走到洛欧旁边问着自己女儿那个制服混乱的人是谁
洛欧理所当然的撑着下巴回答道“那是我亲爱的”

#是自家的女儿们,希望她们甜甜的QVQ

lion:(抚上rain的脸颊)人死后灵魂会回归到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候,你虽未死但灵魂以消,想必你的灵魂将你留到了你最美好的时候
rain:(顿住)……哼(自嘲地笑了笑)这张脸自那时就从未变过,美好(蓝色的眸子由浅变深,最后化作一抹猩红)何以见得

很早之前的梗了(* ̄︶ ̄)

不记得是谁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
‘你的梦想是什么’
当时他毫不犹豫的微笑着回答
‘我希望我们可以变得有名’
‘为什么’
他眨了下眼,随后的笑含着些苦涩,却又充满喜悦
‘因为那样的话,就算我不在了,也会有人对他说你太棒了’
随及他摇摇头,想要再说什么却没再开口,摆摆手,离开了

脑补下的产物
rain:
从高楼的落地窗看去,处于深夜的都市也依旧繁华耀眼,远处的高楼屏幕上还播放着像是音乐的MV,大型的滚动字幕在上面晃过,一切看在眼里却丝毫不在意,扯了下颈间的领带,rain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褪去外套卷起衣袖,三两步进了厨房
隔着厨房的房间隐隐约约能够听到水流的声音,能够判断有谁在洗澡,突然水流停止,房间内穿出一道青年的声音“rain,我的衣服没拿”
似乎是习惯了这类事情,rain把正在清洗的蔬菜放到水槽里,擦干手上的水珠,走过沙发旁把搭在沙发上的衣服拿起,递给房间内的人,并小心的嘱咐了一句‘别着凉’
等到一切准备好,穿着好衣服的青年做到餐桌上,手撑着下巴看着端着餐盘的男子,眼含着笑意
一瞬间两人对上视线,那浓厚带着醇香的红酒的味道铺散开来,仿佛闻一闻就会醉
男子放下餐盘,勾了勾唇,一个简单不过的微笑却被此刻弥漫着的香味染上了邪魅的色彩,只看到那微勾的唇缓缓开合“要来杯红酒吗”

lion:
两人难得有了同时的休假,再回到家之前lion恰巧看到了今天的日期,稍稍挑了下眉,觉得这日子值得庆祝庆祝,便给对方发了条信息
lion:买点好吃的,今晚开荤怎么样
对方也回的迅速
rain:好
得到对方的回答,lion收了手机,摸摸下巴,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为之一笑,抬步向前走去
悄悄的开门,小心翼翼的走到餐桌的位置,果然看见已经做好的一桌料理,对方不在,那应该是去端菜了,lion理了理打好的领结,确认无误之后故意发出脚步声走到厨房门口
“你回来……”
抬首正好看见的是一位穿着俊俏的青年手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笑的温柔,那淡淡的清香似乎比往常的玫瑰要浓郁许多,里面好像还有些一丝丝甜甜的味道
“先生,要来一束玫瑰吗”

整理大纲的时候突然想到的qvq @我需有 理智 了解一下?

长大了我要娶哥哥做我的新娘

在盛开着栀子花的六月,清香散漫在午后阳光下的礼堂,礼堂前站着一位少年,少年难得的穿着礼服,手里紧紧攥着的花束正告诉他此刻有多紧张
少年深吸一口气,抬步走进了礼堂
礼堂不大,稍微显得有些破旧,但十分整洁
少年慢步走到礼堂正中的木桌前,放下手中紧攥着的花束,半跪下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巴掌大的盒子
盒子被打开,里面有一枚近似透明的金粉色戒指,看不出材质
“哥,我喜欢你,嫁给我好么”
意识就断在这里,少年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散了一地的红色玫瑰,其中有一张烫金的卡片,卡片上是熟悉且漂亮的字体
上面写着
【好】
少年低头,果然看见佩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胸口猛的一震,那本感受不到心跳的胸口似乎被什么冲撞着,他握紧双手,低头在带着戒指的无名指上浅浅的亲吻了一下
“哥”

@过度拥挤 又是孩子们的段子

那日夕阳落下,我给我最爱的人送去了‘晚安’

初春的风还带着些许凉意
稍稍整理下衣襟,他提着伞去了熟悉的湖边
绿景配上澈湖,美得惊人
而他的眼里沉着的只有那青灰的石碑
他轻叹着微微笑道
“又到春天了”
那笑中似乎夹杂着什么
他摘下一朵浅粉的花,拿捏着花
背靠着石碑坐下,他闭上眼
此刻的湖边安静极了
这样过了许久,他再次轻叹道
“这么静啊”
天边的云已染上橙红,他把花放到石碑前
低头轻吻了冰凉的碑面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