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liao

佛系写手,极度孩厨,吹崽达人,文笔就那样(头像是自设,自家西皮画的)脑洞收集处

脑洞#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他记得曾经有人问过他这样一句话,记得那人深灰色的双眼平静极了
他那时并不懂那人为什么要问他,但他还是回答了
‘我会哭’
‘只是哭吗’
那人听到他的回答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失望,双眼合起,叹了口气,便没在开口同他说话
他不太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是模糊的印象里自己好像看到了红色的影子
之后的一年秋天,他和那人去看了东边山上的枫树,红色的枫叶在阳光底下很漂亮,可他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握紧身旁人的手,怕下一秒那人就会消失
事实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不好的预感是发生了,但也只是小小的扭伤,他背着对方,松了口气
下坡的路很长,路上静的能听见鸟的叫声,他分辨不出是哪种鸟的叫声,可背上的人好像知道,他听见有谁在叹气,又感觉到颈间有气息吹过,痒痒的,有些凉
待回到两人居住的地方,他让对方坐下,褪去鞋子想要去检查那人扭伤了的脚腕,仔细看去才发现那人并没有受伤,除了有些凉的体温以外
他抬起头,看见坐着的人正笑的温柔,非常温柔,他想不出别的形容词来形容那个笑,这时他才觉得有一丝违和
那人弯腰环住他的脖颈,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为什么不哭啊’
那一刻,他醒了
猛的从床上坐起,老旧的床架支撑不住突然的动作发出难听的‘吱呀’声,他慌乱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想要寻找什么
可周围除了破碎一地的玻璃和纸张,什么都没有
他,哭了,泪水不断的从眼眶流出,他紧紧握住胸前的衣料,就好像心脏被谁活生生扯下来一块似得,疼,他蜷缩着身体,不断的抽涕,凌乱了呼吸
他忘了,他忘了那人为了救他葬身在长满红叶的山峰,他忘了那人最后吻住他的唇无声的笑了,他忘了那人轻声在他耳边说一句让他厌恶的话‘忘了我吧’
他为什么忘了,凭什么忘记
握紧的双手白的发青,能感觉到有粘稠的血液染红了掌心,张开手,他好像看到自己拿了一片红色的枫叶
他笑了,低头亲吻掌心那枚血色的枫叶,缓慢的起身,去寻找他记忆里那个笑的温柔的人
嫣红的血液为他的唇添了份美艳,舔舐去唇边的红,他低声说到
‘不可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