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liao

佛系写手,极度孩厨,吹崽达人,文笔就那样(头像是自设,自家西皮画的)脑洞收集处

孤独与爱慕

* 爽文,无逻辑,没剧情,写着爽就行
* 甜的
* 佛系更新,可能不更

第一章
‘你永远只能是孤独的’
脑海里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唯有这一句话格外的清楚,听不清却能清楚的理解它的意思
‘孤独?’
他为什么只能是孤独的?没有谁会回答他
头脑中一次次闪过的这句话让他从一开始的疑惑到麻木再到理所当然
‘是的,我只能是孤独的’
…………
随着龙族的没落和隐迹,龙骑士这一职业也逐渐被淘汰,没有任何一个魔法工会愿意花重金去聘请一个龙骑士,因为在他们眼里龙骑士没了龙就跟没了剑的剑客,没了魔法的魔法师一样派不上用场,于是龙骑士这一职业和龙族一起隐藏于世,不在露面
但也有人不愿离开,一直带着名号四处流浪
…………
摸着身上空空如也的口袋,瑞奇只能叹气,看样今晚又只能露宿了,认定今晚的归处,瑞奇吹着口哨甩着匕首走向了城市旁边通往森林的小路,路上遇见树果就摘几颗,碰到野兔就抓一只,悠闲自在极了,晃悠了许久才找到能够住的树洞
把路上顺手摘的树果和野兔放到一边,找了快石头拍拍灰尘坐了上去,掏出匕首从地上捡根看着合适的树枝一下一下削起来
吹着口哨手上的动作轻快利索,没一会就把树枝削尖,满意的看了眼自己的成果后瑞奇放下树枝,就着地上的木屑和枯叶用身上仅有的打火石点起火来
‘一个,两个,嗯,三个’心里暗暗数着从他进到森林开始就一直在跟着他的人数,生好火,瑞奇动作利落的处理起兔子,放血,剥皮去内脏,动作一气呵成,没多久火堆旁就多了个处理好的兔肉,用刚才削好的树枝穿好,插到火堆旁的土里
瑞奇蹲在火堆旁一手啃着树果一手挑着火堆,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正在烤的兔肉“可惜了,要在有点香料就更好了”
此时被香味诱惑到的三人暗暗咽了下口水,其中一人小声问到“老大,我们还不上吗”
“再等一会”
翻烤着兔肉,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瑞奇对将要烤好的兔肉多了两分期待
可还没能尝尝自己辛苦了半天的成果,瑞奇就被刚才还一直偷窥的人拿刀架在了肩头
“你最好不要动,要不……”
“好,我不动”
被打断了说话的人显得有些生气,眼角抽搐两下,稍做用力在瑞奇的脖子上留了道红印“把你身上的东西全部交出来”
“哦~给”不情愿的将手里的兔肉交了上去,恋恋不舍的看了两眼最后扭过头,眼不见心不烦,像是习惯了这种事情,瑞奇到没有表现的很慌张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全部!我说的是全部!”被瑞奇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所气到,手上的力气不自觉的加重一分,瑞奇的脖子瞬间见了红,顺着脖颈就下的血染红了粘了灰尘的衣服
“可我真的只有这个”对受了伤一件事瑞奇表示没什么,无辜的眨巴眨巴那双漆黑的眼睛,说到一半瑞奇像是想起什么似得,把别在大腿上的匕首取下放在地上“哦,对了,还有这个,两铜币买的”
强忍着想要将眼前这个‘鲨比’一刀杀死的念头,强盗头子开口道“给我搜!”
一阵搜索下来,三人发现眼前这人比他们还穷,身上除了那两件一看就知道穿了很久的衣服以外也就只有那把两铜币买的匕首比较值钱“老大,真的什么都没有”
“老大,他比我们还穷”
“这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回去啊怎么办!”
“可是今天什么都没抢到”
“磨磨蹭蹭做什么,走了,拿着肉”
“哦,哦”
无聊的掏掏耳朵,瑞奇干脆蹲在地上拾起树枝画起涂鸦来
“喂!今天算你走运,我们走!”
“嗯,慢走不送”
“………”这感觉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吐也不是咽也不是,难受极了
待三人走远,瑞奇才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挠挠头,今晚的晚餐没了,他又要去找吃的“唉,生活真困难”弯腰捡起没有被抢走的匕首,再次吹起口哨去寻找今晚的食物
摸摸颈间不在流血的伤口,再去找点药草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