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liao

佛系写手,极度孩厨,吹崽达人,文笔就那样(头像是自设,自家西皮画的)脑洞收集处

埋没在山间的无名骨尸

他在这里躺了数百年,没有思想,也没有知觉
但他能感受到有什么在追寻着他
他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思想,又从何时开始有了最初的知觉,也说不上是知觉,不过是骨与骨之间的碰撞
模糊的意识里一直有一道声音在呼喊着什么,那像是蒙上了麻布样的声音分不清是谁的,也听不出呼喊的是谁
空洞的双眸也不知道在何时能够看见点微光
他也在这时看清了颜色
[原来是这样的]
他默默想着,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煞白的手骨也忽的包裹上了一层肉色的皮囊
他懂得了何为触觉
[原来是这样的]
摸索着周围的山岩,泥土和树枝,他发现自己‘学会’了行走,他蹒跚着步伐走出一直待着的地方
他看着树枝上啼鸣的鸟儿,朦胧的耳朵似乎也能听到些什么
[原来是这样的]
他听着树头的鸟鸣,看着周围的绿意,感知着林间的风,不知觉走了很远很远
从腹部传来的感觉在告诉他,他饿了
他在树丛的枝头找到了红色的小野果,吃下以后
他尝到了酸和甜
[原来是这样的]
勉强填饱了肚子,他再次抬脚向着前方走去
清澈的湖边开了一片白色的野花
他靠近的时候,闻到了淡淡的甜味
[原来是这样的]
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出了树林,空旷的地域之上立着一人,那人穿着白子,手里拿着一把还在滴血的佩剑,所有的一切他都看的十分真切,唯有那张面容模糊的不成样子
他疑惑的停下脚步,一直平静的心脏这时却跳的飞快
那人扔下佩剑张开双臂,朦胧的声音分不出在说什么,而他却知道,那是自己的名字
那人的声音像是缠绕在一起的乱麻,混乱又理不清,可他却能明白,那人在呼唤自己
直到他上前被那人拥在怀里,那疯狂跳动的心脏突然停止,大脑和心脏同时传来刺痛
他垂头,低声吟笑,又轻叹一声
“原来是这样啊”

评论

热度(1)